当前位置:首页 > 网店售卖 > 出售淘宝网店 >

“收割”NFT:200元淘宝买图上链卖30万

O1CN01q52ABn2KuBDq65dSJ_!!195669616.jpg

7月20日,多家媒体报道称,腾讯计划裁撤“魔核”业务。面对这一消息,数字收藏“掘金者”方成说。

2021年6月,随着蚂蚁的《鲸探》和敦煌美术学院联合发布的数字收藏的上线,以及随后市场的爆发,NFT在中国的腾飞之路开始了。腾讯、字节、JD.COM、小红书……所有的大厂商都争先恐后地跳进NFT市场。

整体来看,各大厂商的NFT相对保守,满足“数字收藏”的监管要求,注重收藏或品牌推广,尽量限制流通。例如,捕鲸者需要持有半年才能重新捐赠,而魔核和JD.COM灵犀还没有开始重新捐赠。

但在大厂之外,还有很多像方成这样的“淘金者”,他们通过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微信小程序等各种渠道,经营着不太合规的小平台,以期在NFT市场分一杯羹。

作为观察者,方成于2022年2月进入西藏市场。不过,总的来说,NFT市场的门槛并不高。方成“先花了一万左右做了一个数字馆藏分发微信小程序”。同时,因为拿不到知名IP,他“用200块钱在淘宝店买了一张图片”。

最终,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处。通过“创造NFT”发行和炒作的方式,将方成第一件数字藏品的最终底价抬高了近10倍,共成交30万元。

首先体现在数字馆藏的销量和价格上。“今年7月,魔核发布的集合,一直是一秒空,过了两天也没卖完,最后直接停售了。”NFT玩家九方无奈地告诉燃烧财经。

“某iBox藏品目前被炒到两万多元的价格已经回落到1000元,很多玩家被困在二级交易市场。”国内首家数字收藏流通平台Hotb热吧负责人熊猫也表示。

其次,监管也在收紧。继3月多家数据采集平台关闭后,6月20日新增条款《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限期整改甚至查封数据采集中提供二次交易的账户。此外,4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也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推出六条行为准则,直指炒作和乱象。

腾讯取消“魔芯”业务被视为NFT市场“低潮”的信号。不过,对于这一消息,燃烧财经向腾讯方面进行了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熊猫认为,魔芯之前已经在腾讯新闻APP中留有入口,此次传出业务裁撤很可能是受到监管压力。另外,目前市场冷淡,产品再打磨。接近腾讯的人士也对燃烧财经表示,“这个(废除‘幻核’)比较敏感。”

目前,方成仍活跃在NFT市场,但形势已不如从前。“现在所有平台营收缩水90%以上,专注炒作的小平台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NFT市场永远是天上飞,国内平台的藏品基本都是线上的,一万到一万元不等。”熊猫告诉燃烧财经。

在iBox上,“想念你的液体”系列的发行价只有299元,但一周内就涨到了近2万元,成交价高达3.9万元。鲸童军早期推出的敦煌天妃系列数码收藏,现在已经卖到了15000多元…

涌入NFT市场的买家心中也只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买下这辆NFT,它会涨多少?”

只关心最后的收益,别的都不管,最终还是会有乱。“NFT的发行一般涉及,你从哪里获取图片,是IP合作还是艺人购买,或者其他渠道购买图片;此外,还有铸造成本和缠绕成本;另外,就是团队运营的成本。”方成介绍道。

一般大IP都在猎鲸、魔核等大平台手里。例如,与敦煌美术学院合作的敦煌天妃开始了捕鲸活动。所以如果拿不到IP平台,就得想别的办法,比如方成,就是花钱从淘宝上买图。波波,a

找到图后,正在选角和绕线。这本书是NFT最有价值的部分,因为“数码收藏和照片的区别在于,它们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了标记,以证明其独特性,这类似于游戏皮肤。买了就给你一个唯一的号,但是很多小平台连这个都做不到。”方成介绍道。

方成直言,“小平台的NFT一般只是链式铸造,不支持链式流通。所有转让形式都是分销平台内部流通。所以通常会选择私有链或者海外公有链。铸造和缠绕的成本相对较低。比如bsn的铸造成本可以低到一毛钱/件,气的成本最低可以几毛钱/件。”

而且,“有点良心的小平台真的会上链,有些没良心的平台根本不会上链。他们会直接把图片当电商卖,最后社区直接变成维权群。”方成说。最近有很多跑步平台,比如TT。

与“黑作坊”的普遍生产环境相比,《NFT》的发行和炒作非常热闹。方成于2022年进入NFT市场,在发行第一枚NFT时,采用了“创造NFT”的方式进行炒作和发行。

“创造NFT”,即平台推出的NFT,往往有较大的升值空间。在方成之前,另一个数字收集平台iBox通过“首发”和“创造NFT”飙升了几十倍。NFT玩家也乐于参与抢购“创造NFT”和“第一NFT”,到处疯狂购买,只为押注下一个iBox。

但这只是吸引玩家注意力的第一步。接下来,方成将单个藏品的价格定为299元,并发布了平台后期将上线二级交易市场的消息。“然后我做了一个空投活动,其实就是拉一个新的。首先,我拿出一些收藏品进行抽奖。最先进入市场的用户,每拉一个新用户,就会获得一次抽奖。”

于是,方成通过空投建立了6、7个完整的微信群,第一批玩家的收藏价格上涨了300%。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炒作了。“这时候只要不断有炒作,藏品底价提高,玩家就会不断追赶。”方成告诉燃烧财经,他已经与许多机构联手,释放平台的财富效应。“玩家看到价格上涨就忍不住买。”

波波早于方成,于2021年底建立了NFT交易平台。但是,炒作仍然是波波运营平台的重点。“在玩家社区不断强化藏品可能的后期收入,加上盲盒等新玩法,一期收入可达近百万元。”

BoBo向燃烧财经介绍,在现有的用户群体中,他会通过“开盲箱”来提高用户粘性。用户购买盲盒后,可以打开不同属性的收藏,但7个不同属性的收藏可以组合成一个更稀有的收藏,单个稀有收藏的价格高达万元。很多玩家希望获得十倍以上的额外收入,为了合成稀有藏品,会在限定时间内大量购买盲盒,平台自然会获得暴利。

对于玩家来说,尽管他们知道NFT是一个“赌注”,但机会比比皆是。“赌赢了怎么办?”

这也正是发行方想要的。“当数字隐藏到一个金融产品里,一心致富的韭菜永远割不完。”波波开玩笑地说。

国内NFT市场的“起飞”可以追溯到2021年6月,鲸探联合敦煌美术学院发布敦煌系列。此后,各种平台应运而生。

据“鞭梢”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6月,国内数字收藏交易平台数量已超过300家,包括阿里鲸探、腾讯魔核、JD.COM灵犀、小红书R-space、网易星球、哔哩哔哩数字收藏、Hi宇宙、斑马中国、唯一艺术、Metavision、东易元、iBox、HOTDOG。

“数字经济是2021年的大趋势,NFT在国外已经经历了市场验证。我非常看好国内数字存储市场的前景。”熊猫告诉燃烧财经。

此前,熊猫作为数字收藏出版平台的高级顾问,高度认可了数字收藏利用区块链技术为特定作品生成唯一数字证书的价值,不仅可以保护di

“每个人都想找到一个元宇宙的接口,我认为数字存储是其中之一。”于是,2022年7月,熊猫创建了数字收藏流通平台Hotb,万人在线,并吸引了一画、数集、头号收藏等100家平台。

除了像熊猫这样的企业家认识到数字收藏的价值,更多的数字收藏平台创始人如波波和方成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利润。

波波告诉燃烧财经,看到阿里、腾讯等大厂纷纷推出数字存储交易平台后,他意识到数字存储市场潜力巨大。

2021年6月,阿里旗下的鲸童军推出了第一个收藏,玩家购买后可以作为支付宝的封面,作为一种“社交货币”收藏,具有一定的独特性。此后,冰盾盾NFT盲盒的出售不仅引发了购买狂潮,就连二手交易价格也飙升了近千倍。有限的冰墩NFT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数字资产,它逐渐被赋予金融属性。

“尤其是今年1-5月,数字西藏市场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财富创造领域。以唯一艺术为例。2022年上半年日手续费收入2000万元。5月iBox5日交易额将达到十几亿元,手续费收入将达到3000万元。”波波上市了。

不仅发行商,就连买家也尝到了NFT的甜头。2021年8月,NFT玩家何峰用20元在某平台购买了第一件藏品,转卖后税后收入达到2700元。

暴利之下,无论你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都很容易失去理智。“包括我在内,新的发行平台野蛮生长,模仿大头厂商的营销和炒作,玩家在市场上购买藏品的目的也逐渐从收藏变成了赚钱。”波波说。

“一方面监管趋严,禁止平台用二级交易投机,收益减少90%以上;另一方面,开始收藏的玩家要么卖不出去,要么面临巨幅下跌割肉卖出,收藏就成了新的庞氏骗局。”熊猫说,“大量玩家持观望态度,不会再轻易投资。”

一方面,新用户对西藏致富的故事并不买账。“一个收藏可以炒到近10万元,新玩家入门门槛太高。”熊猫表示,没有新用户,老玩家的藏品无法交易,在悲观情绪的笼罩下很容易造成价格暴跌。比如某款被炒到两万多元的iBox藏品,目前价格已经跌到了1000元,很多玩家被困在二级市场。

另一方面,在行情好的时候,玩家大量买入,手中囤积大量藏品,开始对新藏品持观望态度。“平台卖不出去,自然炒作空间就小了。”熊猫补充道。

“一个收藏热门的时候就几万块钱,最后泡沫破灭,跌到几百块到处都是。”波波也是直言不讳。

和丰等很多老玩家也受到了低迷的影响,挂在平台上的藏品有价无市。最后只能“割肉”,低价出售。

财经所在的一个NFT交流群,关于“赤字”的讨论越来越多。有买家表示“亏的真快”“一点都不慌,习惯了亏”。

自2021年以来,web3赛道一直很热,数字收藏作为区块链技术与艺术品相结合的应用,吸引了各大互联网公司推出数字收藏销售平台。其中,魔芯上个月上线,属于腾讯PCG部,不开通转账和交易功能。“背靠大厂,手握IP资源”让魔芯的线上收藏每次都“秒空”,单期收入可达200-300万元。

在国内众多的NFT平台中,猎鲸和魔核也是两头。统计显示,在NFT最火的时刻,每天有数百万用户涌入这两个NFT平台。

如今,摇头晃脑,玩家自然感到恐慌。很多开始收集只等开增功能的玩家很可能血本无归。“我感到孤独,只能安慰自己有c

在野蛮生长下,目前的NFT市场混乱不堪。比如,不少藏文平台只做连锁,却不使用区块链技术,使得数字收藏变成了只有炫耀或炒作价值的JPG图片;此外,一些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平台完成度不高,没有建立独立的钱包系统,玩家没有自己的地址。所以玩家购买的藏品并没有被分发,仍然存放在平台上,80-90%的用户无法直接在链上交易。

神州数码CEO王鹏飞表示,下一步监管仍是控制二级市场交易。数字收藏可以在证券交易所的监管框架下进行,监管也将有利于数字收藏产业的发展。

此外,7月1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提出,支持龙头企业探索建设NFT交易平台,研究推动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流通、数字版权保护等NFT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除了上海,很多地方的证券交易所也在为数藏交易的合规化探索新的路径。

据先知旅讯统计,最近半年获得融资的数字收藏相关公司有16家,而去年获得融资的数字收藏公司只有7家。通过搜索,燃烧财经看到这些公司拥有强大的游戏引擎技术和元宇宙技术实力。“市场调整后,预计数字收藏领域将出现技术过硬的独角兽企业。”熊猫补充道。

加密艺术家王自健肯定地表示,这是市场发展的正常规律,未来一定会回暖,甚至迎来大爆发。目前,数字存储市场鱼龙混杂。如果通过严格的政府监管淘汰一批不良平台,选择优秀平台,玩家的体验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

据金财经统计,《NFT》以数字典藏的形式在国内正式上线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各类售卖平台上售出的物品数量约为456万件,总流通市值约为1.5亿元。同时,根据投宝研究院的数据,2026年中国数字收藏市场的业务规模将达到300亿元。

数字收藏具有为文化事业带来新的形式和特色的基础,也是消费者接触文化产品的一种方式。但对于行业的参与者来说,也要看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靠炒作长期繁荣,还是要回到合规有序发展的道路上来。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