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店售卖 > 淘宝商城出售 >

映象新闻

“剧本杀”最早起源于国外,是玩家扮演剧本中的角色,围绕剧情和线索卡进行推理的互动游戏。近年来,它在年轻人的社交圈里流行起来。但基于“一个剧本一辈子只能演一次”的特点,核心“剧本”面临的抄袭问题成为了这个新兴行业最大的痛点。

2021年10月,长沙新梦境公司在全国率先发起其剧本《病娇男孩的精分日记》(以下简称《日记》)的维权行动。据他的律师介绍,这是国内第一批“剧本杀”维权案件。微信小程序、淘宝店等平台的盗版脚本害死了店主,被告上法庭。

近日,湖南长沙天心区人民法院判令侵权《日记》的网店赔偿原告损失1.2万元。官方称,《剧本杀》只是一款侵权技术门槛较低的游戏,但具有一定的独创性,理应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相关法律专家表示,此次诉讼维权对于尊重版权、保护原创具有明显意义。

“我们将捐出《日记》盗版案追回的全部经济赔偿,与沉浸剧本专业委员会一起为更多盗版剧本维权,并希望与有关方面共同探索适合剧本杀行业的版权保护模式。”公司创始人曹说。

一套服装,一个剧本,三五好友通过互动交流,讨论,还原剧情中的人物关系,共同揭开背线岁月。芒果TV播出综艺《明星大侦探》,让这种沉浸式互动游戏进入大众视野。

近年来,这项娱乐活动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据艾媒数据中心统计,2019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超过100亿元。预计到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2亿元。003010显示,2021年,国脚本杀万人。

长沙新梦境公司2021年6月发布剧本Kill 《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然而,像许多流行的剧本一样,它被大量盗版者在Taobao.com、微信商城和其他平台上公开出售。“价格只有正品的一半甚至更低。很多不明真相的剧本店自然会选择更便宜的剧本来购买。”孟新公司的创始人曹告诉该报,“剧本杀是一种体验式消费。消费者的主要乐趣是从未知的角度解决一个全新的案件,即具有一次性的特点。玩家知道剧本案结果后一般不会重复体验。”

曹介绍,面对大量的线上线下盗版,公司第一时间换了防伪,但没想到,盗版厂商也很快取而代之。“为了保证玩家的体验,我们组织DM(地下城Maste的简称,剧本杀的主持人)、产品售后等方面的培训。这些盗版厂商做不到的。然而,我们采取的这些方法在对付盗版方面并不有效。”

2021年9月,在湖南省广播电视协会沉浸式剧本专业委员会和马栏山视听节目版权中心的帮助下,新梦境公司发起法律维权。

据湖南立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浩南介绍,新梦境公司是首例“剧本杀”维权案的原告。

“其实说到维权,我们最担心的是得不偿失。因为和律师沟通后,我们知道版权维权取证难,成本高。最后,通过司法途径判给的赔偿金额,可能比我们付出的时间和人力成本都要少。”曹对说:“但是你不能因为有困难就停止做这件事。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经过几个月的筛选,结合盗版产品的销量和影响力等因素,维权团队确定了分布在全国多个地方的几个被告,其中既有线上销售盗版剧本的,也有线下使用盗版剧本的实体店。

从本报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2021年10月12日,新孟京起诉微信平台f上“玩买书”小程序的实际运营者

新孟景发现,“玩买书”微信小程序的实际运营方为东营开发区香菜服装店,其《日记》的授权销售仅为225元,会员价为168元。香菜服装店辩称,已于2021年9月停止使用“玩买书”小程序,共售出14本,并非自己制作,仅代售。

2021年12月20日,法院审理查明,被告香菜服装店私自复制并在微信平台低价销售《日记》号文案及配套道具,严重侵犯了原告对涉案作品的复制权,扰乱了市场秩序,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故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8000元。

随后,2022年1月4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4起《日记》侵权案。其中,两名被告当庭承认侵权,一名缺席,一名达成庭前和解。法院完全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被告缺席的情况下,被告是淘宝上销售电子文本作品《日记》的商家。在名为“剧本杀企业店”的网店销售的《日记》电子版只要4.99元。原告正品价格528元。

2022年3月1日,天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肖鑫百货未经著作权人即原告许可,在网络上上传、销售涉案作品,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2000元。

长沙天心区法院审判长方群英告诉本报,“剧本杀”不同于传统作品。《剧本杀》的剧本内容分散在玩家扮演的角色和线索卡中,但这种“分散”并不影响作品的鉴定。一个完整的剧本通常包括单个任务剧本、线索设计等。其创作人物可达四万字,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并能以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应受著作权法保护。同时,由于“剧本杀”的呈现载体主要是文字,侵权技术门槛低,导致这一行业侵权行为猖獗。

对于本案的赔偿金额,原告申请了法定赔偿,主张赔偿6万元。法院考虑了以下因素:一是作者需要根据人物属性和情节发展为不同人物写剧本,涉案作品创作难度大;第二,剧本的特点是“一次性使用”。如果剧本已经被糟蹋了,玩家就不会再去玩了,侵权盗版的存在会大大挤压原创作品的市场空间。结合本案侵权的方式和后果,维权费用的合理支出等。判令被告酌情赔偿原告12000元。

曹表示,在他看来,《日记》的诉讼是“剧本杀”行业第一个维权成功的案例。剧本杀作为一种新的作品形式,包括文字作品、道具、图片、音像等,整体上无法与著作权法中现有的作品形式相匹配。由于取证困难,他们目前只能对文字作品进行维权。“这是一个无奈的办法,但我们第一次赢得了盗版。我们将捐出《日记》盗版案追回的全部经济赔偿,与沉浸式剧本专业委员会一起为更多盗版剧本维权。我们希望与有关方面探讨一种适合剧本杀这个行业的版权保护模式。”

在律师卢浩南看来,这个剧本的第一个杀权案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们发现很多盗版店听到风声后就不做了。”

该报注意到,天心区法院的上述判决目前已经生效,双方均未提出上诉。但目前淘宝平台仍有未经授权的《日记》剧本电子版出售。关键词:剧本杀、盗版编辑:陆凤豪5034相关阅读更改郑州一家剧本杀店被人偷偷开了去营业调查,老板被拘留10天。

4月3日,一家剧本杀店

近年来,以“剧本杀”、“密室逃脱”为代表的剧本娱乐经营活动发展迅速。在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精神文化需求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良内容和安全隐患。比如,一些剧本娱乐经营活动涉及色情、暴力、恐怖等违法内容,一些地方还存在消防安全隐患。

3月1日《日记》正式实施,上海成为全国首个管理密室脚本的城市。业内人士认为,这将促进剧本杀行业的规范化发展。

“亏本买卖!流血了!商城卖你4000多,我的直播间198。去吧!”疯狂的翡翠直播背后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近日,记者申请进入永德祥直播间做主播。所谓“家饰品厂”的主播莎莎承认,所有主播的“职业”身份都是编造的。而那些“高货低卖亏本”的,一般都是进价的两倍左右。比如一个佛的售价是199元,实际进价只有88元。

昨日,《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正式实施。密室杀人经营主体“X先生”的副总裁曹及其工作人员一大早就赶到了黄浦区行政服务中心二楼B07窗口。

3月1日,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暂行规定》(以下简称《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将正式实施。上海成为中国第一个正式管理密室脚本杀人的城市。这个新《规定》会对火热的“剧本杀”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近日,为维护图书市场的稳定繁荣,保障出版物的有序健康发展,保障青少年身心健康,元阳县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配合宣传部门开展了图书市场专项检查,通过随机走访,对元阳县诚途书店经营的图书进行了检查。

近日,北京市对制售盗版冬奥会吉祥物冰盾盾和雪绒绒玩偶案快侦快诉快判。犯罪嫌疑人任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4万元,成为中国首例侵犯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形象著作权的刑事案件。

随着“剧本杀”的流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沉浸在这种“社交游戏”的体验中。现在“剧本杀”不再局限于案例推理,

8月21日晚,热播剧《规定》冲上热搜。上午,该剧官方微博发布反盗版声明。网上有人未经许可,非法传播和出售该节目的盗版内容.并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追查盗版源头。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